河北新闻_河北省新型媒体生活门户!_河北网龙

河北新闻_河北省新型媒体生活门户!_河北网龙

河北网龙是河北省新型门户网站,我们以最饱满的热情和丰富的媒体运营经验,致力于打造最受河北省人民欢迎的网络生活平台。

菜单导航
河北网龙 > 健康 > 正文

美国青少年体质健康服务现状与启示研究

作者: 河北网龙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27日 02:01:57 游览量: 55

简述:

英文标题: A Study on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the Physical Health Service for the Youth in America 内容提要: 在对西方社会尤其是美国关注青少年体质健康问题进行历史回顾的基础上,着重分析了美国青

  英文标题: A Study on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the Physical Health Service for the Youth in America

  内容提要: 在对西方社会尤其是美国关注青少年体质健康问题进行历史回顾的基础上,着重分析了美国青少年体质健康促进的有关策略,涉及国家、社区、家庭以及学校等几个层面,最后提出了美国青少年体质健康促进方略对我国青少年体质健康服务体系构建的启示,以期使我国有所借鉴。

  This paper based on the history review of physical health service system for young people in western society especially America, emphatically analyse the strategy of promoting mechanism of physical health service system for young people in America, involving nation, community, family and schools. At the end of this paper, some suggestions are put forward to the physical health service system for young people in China.

  关 键 词: 体质健康 服务体系 青少年 美国

  青少年体质健康问题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各个国家在不同的社会发展阶段所面临的问题也不尽相同。根据国民体质监测结果,我国青少年学生体能素质整体下降。有学者认为我国青少年体质状况出现问题的原因主要是由于体育活动不足、学习负担过重、膳食营养不合理和营养状况不佳等[1]。事实上,青少年的体质健康水平受多方面因素的影响,这其中既有青少年体质健康的意识、态度、行为、心理及生活习惯等主观原因,也有遗传、营养卫生、医疗保健、环境条件等客观原因[2]。

  笔者通过文献分析及调查了解发现,中、美两国在青少年体质健康方面所面临的问题有许多相似之处。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本研究希望通过对目前美国青少年体质健康服务体系的研究得到些许构建我国青少年体质健康服务体系的启示。

  1 美国青少年体质健康问题关注的历史回顾

  在美国历史上,青少年的体质健康起初并不受太多的关注。在殖民地开创之初,当时整个社会正处于创业的艰难时期,体育活动在筚路蓝缕的艰辛中确有些不合时宜,因而备受排斥。教会为了维护社会的稳定也不支持市民参加体育活动。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及城市的逐渐形成,人们开始关注自身的身体健康等方面的问题,体育也因此得以受到整个社会群体的重视。与时俱进的教会也随之改变了对体育的态度,为了吸引信徒传播教义而开始组织体育活动筹建体育设施和场地等。这种来自宗教的支持对体育进入教育系统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和意义。

  20世纪末至21世纪上半期,美国校园中的体育活动风起云涌。1890年以前美国青少年的体育活动主要是参加学校和社会上的各种运动队,1890年以后涌现出了很多体育团体如青年男子基督教协会、公立学校体育联盟、城市体育联盟等,它们针对青少年开展有组织的体育活动。之所以在这个时期雨后春笋地涌现出这么多体育团体,是因为当时的人们日益坚信环境决定论,认为人的身心特征等受自然环境气候条件等支配和影响。所以,当时人们试图尽可能地去控制环境,努力组织和安排青少年的生活,以便从正面积极影响青少年的行为、性格、品行等。因此,家庭、学校和教会联合行动,为青少年组织了很多体育活动。

  尽管社会上的体育活动开始蓬勃发展起来,但并没有得到联邦政府国家层面的关注。21世纪上半叶,两次世界大战期间都有美国应征青年身体健康状况不良的消息和报道,但这在当时也没有引起联邦政府的足够重视。1953年,美国健康、体育与娱乐协会的月刊上发表了克劳斯•韦伯与海西拉德的文章《肌肉健康与体质》,作者讨论了美国少年儿童体质每况愈下的状况,言之凿凿地坚持美国的青少年儿童必须增加体育活动,这引起了美国有识之士对以青少年儿童为代表的整个民族体质的忧虑与重视。1957年10月,苏联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动摇了美国在科学领域的优势地位,教育系统由此备受指责,而青少年儿童体质的每况愈下更成了美国教育系统实在差劲的明证。由此,青少年体质健康得以重视。1958年,美国国会通过了著名的《国防教育法案》,在教育领域投入巨款,开辟了重视青少年儿童体质健康的新局面。

  2 美国青少年体质健康促进的策略分析

  2.1 国家高度重视青少年体质健康

  2.1.1 联邦立法的规制

  联邦政府对青少年体质健康问题的宏观管理和调控是通过法律手段来实现的,但并没有专门的体育法规,而是使用与青少年体育有一定关系的公共立法中的相关条款来处理青少年体质健康方面的事务。美国的《业余体育法》是唯一一个专门针对业余体育运动的联邦立法。它是由美国总统奥林匹克委员会提议,于1978年通过的。对美国青少年体质健康问题影响最广泛的联邦立法是1972年颁布的《第九教育修正案》。虽然国会最初的意向并不是要把体育纳入该修正案,但是健康、教育和福利部坚决要求把体育作为教育的一个整体部分。因此,1974年,这个机构要求各项体育计划也要受到该法案的保护。

  美国立法人员一直试图充分发挥体育的社会作用。1994年联邦政府曾向国会提交过一项有关制止犯罪的立法提案,希望能得到1.25亿美元,以合理安排学生的课外活动,减少参与犯罪活动的机会;该提案还希望国会能向美国奥委会拨款5000万美元,同时为一些基层夜间体育组织拨款4000万美元,使那些处于犯罪边缘的青少年不再在街道上游荡[3]。虽然该项提案遭到反对者的猛烈攻击,认为把体育作为防止犯罪的手段并利用体育进行社会干预的观点是荒谬的。但是,这方面的开创性工作是非常有意义的,因为这使美国立法机构开始认真地考虑把体育与其他国内社会事务结合在一起,积极与社会各界进行合作。

  2.1.2 社会体育组织的促进

  美国体育基本上是不由政府来掌管,而是由各种经济、社会和政治力量掌握。这些社会力量结合起来就产生了各种独立的、不独立的和半独立的体育组织。

  总统体质与运动委员会是涉及体育管理最显著的联邦政府机构,它是根据1956年美国联邦政府的行政命令建立的,主要作用是信息传播和健康宣传。20世纪90年代以来,其主要宣传活动是组织“总统挑战”活动,这是一项针对6~17岁少年儿童的全国性身体素质测试计划,通过奖励的方式有力地推动了学校体育和青少年体育活动的开展。

  美国健康、体育与娱乐协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群众性组织,会员包括公共和私立教育机构的相关专业人士[4]。它制定了《学生体育及格测验标准》,在1957年对28个州共8500名学生进行试验的基础上,由美国总统体质委员会批准后面向全国学校推行。美国奥委会是美国业余体育最重要的协调机构,该组织的管理权限已经远远超出奥林匹克的范围,其所属的4个学校体育组织通过学校体育致力于促进青少年健康水平的发展。美国业余体育联合会作为一种社会组织,制订了用于发展青少年体育活动的一系列计划,以促进青少年体质的整体提高。宗教在美国人的生活中占据重要地位,同样也在体育运动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和作用。很多宗教组织都会通过开展青少年体育运动来宣传教义拉拢信徒。此外,还有些种族的体育传统非常强,例如犹太人往往设有体育活动中心协会。

  美国宪法规定:“社会组织的自由经营和自我管理具有无上权威。”因此,作为体育组织而言,它们在管理上拥有很强的独立性和自治性,较少直接受政治等因素的影响。非政府的民间社会组织固然缺乏政府组织的强制性与权威性,但由于其是自愿自发的形成与成长,也就具有较强的针对性和向心力,美国社会组织自由经营自由管理的灵活更是促进了其工作的开展。而美国宗教组织开展体育活动主观上固然是为了传教,但客观上确实促进了青少年体质健康水平的提高。

  2.1.3 总统的示范与重视

  艾森豪威尔总统在促进学生体质健康方面采取了许多开创性的措施,成立了美国青年体质总统委员会,同时还进行第一次全国青少年体质的测试与研究。艾森豪威尔政府的政策和做法为后来美国各届政府所继承和发扬,从国家层面为增强青少年的体质健康奠定了基础。

  肯尼迪时期,他充分利用其个人声望和地位鼓励所有美国人提高自己的体质健康水平。他在《运动》杂志上发表的著名文章《软弱的美国人》中写道:“总统以及政府各部门都必须清楚地理解,促进人民参加体育活动并提高他们的体质水平,永远是美国的基本政策。[5]”他将美国青少年体质总统委员会改名为总统体质委员会,使其任务范围得以扩大。该委员会还向全国发布了它的《蓝皮书》,面向学校倡议提高学生体质。

  约翰逊总统将总统体质委员会改名为总统体质与运动委员会并沿用至今,还在全国范围内第二次测试青少年的体质。1966年,他设立了体质总统奖章,对青少年体质的提高起到了巨大的促进作用。尼克松总统为了进一步发展体育运动,增加了体育拨款,为体质运动开展创造了有利的条件。卡特总统期间联邦政府通过了业余体育法,改组了美国奥委会。里根总统则确定每年五月为美国全民体质和健身活动月。

  老布什总统任命好莱坞影星阿诺德•施瓦辛格为体质与运动总统委员会主席,利用名人效应来宣传体育课的重要性。同时,老布什总统还设立健身参与奖。比尔•克林顿政府举办体质战略规划论坛,研讨改进美国人体育活动和体质的问题,还发布总统行政备忘录,指导改善美国青少年体质的策略。小布什政府为儿童和青少年设立了总统积极生活方式奖,更是连续三年发布宣言,呼吁所有美国人参与全国体质和健身活动月[6]。

  2.2 依托社区,大力开展青少年体育活动

  2.2.1 社区体育场地设施的兴建

  在美国,几乎每个社区都有自己的体育活动中心,既有室内设施也有室外设施。室内设施包括多用途体育馆、健身房、游泳池等,室外设施包括高尔夫球场、网球场、游泳池、足球场等。在社区体育活动中心可以开展游泳、乒乓球、羽毛球、健身健美、高尔夫等体育活动,有的地方甚至还可以开展骑马和滑翔等大型体育活动。作为配套设施,一般还有更衣室、快餐店和阅览室等。社区体育活动中心的公共场地和设施等一般都免费或低价全天候开放,也是社区居民日常生活的重要内容。美国中小学拥有数万个体育场馆设施,这些学校体育设施是社区体育设施的一部分,一些社区体育活动是依托学校体育设施来开展的。这样,为了更好开展社区体育活动,各级政府往往通过各种计划促使学校更有动力将自身的场馆设施向公众开放供其使用。

  美国十分重视社区体育设施的建设,即使20世纪30年代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联邦政府还是为社区体育设施建设投资了15亿美元,可见其对社区体育的极度重视。1956-1966年,美国通过“Mission 66”(第66号命令)规定了社区公园体育配套设施的标准[7]。1965年起,通过《土地与水资源保护法》,联邦政府每年拨款7.8亿美元用于大众体育设施建设。美国“健康公民2000年”计划又把增加社区体育中心的数量作为一个重要的指标[8]。而这些指标在1996年就已提前完成。而且,地方和州政府还利用联邦税收政策,鼓励私人资金流向公共体育场馆的建设。

  2.2.2 青少年社区体育的娱乐精神与自由选择

  美国社区体育的活力来自于社区中各种各样自发的群众组织,而且项目应有尽有,一个赛季跟着一个赛季,从不间断。例如,在美国足球组织极为专业化职业化的同时,美国社区还有非常多的民间足球俱乐部,主要是供孩子们玩。虽然当赛季来临时这些社区的民间俱乐部也是厉兵秣马积极备战,但其招兵买马的原则是来者不拒:只要报名,就可以参加。每个想踢球的孩子都有平等的权利和公平的机会,所有报名的孩子根据年龄和人数组队,组队的方法是摸彩票一样随机“抽签”[9]。球队组织好后,“练”几个星期,就开始各队间的循环赛。最后,各社区的前三名再进行总决赛决出冠军队。纯粹是“玩”足球,而不是“赛”足球[10]。

  这种参与人数众多的球赛很是热闹,却花费不多。球赛的组织者往往是自愿的,球队的后勤由家长负责,赛间休息的饮料小吃等也是各个家庭贡献出来的,再加上队员的报名费和公司组织的赞助,比赛的进行顺风顺水。此外,球队的教练多由家长担当。虽经过培训有资格证,但这种教练并不见得多么会踢球,主要是能组织能指挥使大家玩得高兴开心就行,比赛的最高宗旨是“HAVE FUN!”[11]。青少年自尊心自信心的塑造固然要靠自己努力争取,但与此同时,作为社会交往的产品,青少年自尊心和自信心的建立也需要学校、家庭、社会和自我这四个方面的互动,社区体育则提供了这样一个相应的平台。

  在这种比赛中,社区、学校和家庭联手为孩子提供了平台创造了机会,参加与否的选择权则留给了孩子,由他自己来决定是否参加足球队。青少年的独立性和个性由此得到了培养。而青少年受到家长和社会的充分尊重和重视而产生的那种愉悦感觉和参与精神,不仅对青少年的身体健康,还包括对社会责任和道德养成都是非常有帮助的。美国青少年对体育活动的“娱乐精神”是最值得欣赏和体味的。

  2.2.3 大众传媒的宣召

  现代奥林匹克继承和发扬了古希腊以强健为美的最高境界这种价值观,追求更高更快更强。美国作为盎格鲁撒克逊的后裔在民族的集体无意识中涌动着同样的观念。西方体育文化体现出的人文精神是“个人中心”、“崇尚竞争”。篮球巨星迈克尔•乔丹简直成了美国体育精神乃至美国民族精神的象征,美国体育文化的价值观充分肯定运动员个人的顽强奋斗及其价值,不断挑战与超越人体的既有生理限度,不断挑战和超越于其他竞技者之上,在竞争与挑战中实现个人的价值。NBA吸引了无数的球迷,也带动了一大批青少年投入到玩篮球的行列中。许多青少年由某个篮球明星而深入认识了篮球,爱上了篮球运动,并可能会将篮球变成自己的终生体育爱好。这不仅激励了青少年体育后备人才的成长,也对青少年体育运动的普及起到了极大的作用,从而有利于其体质的健康发展。

  而且,联邦政府也充分挖掘利用体育名人的价值和作用,使其充当社会的行为模范和国家代言人。例如,体质与运动总统委员会主席一职,往往由体育明星担任。再有,联邦政府也总是充分利用大众传媒的庞大网络来积极地宣传造势,以推动国民对青少年体质健康问题的认识。例如肯尼迪政府不仅开发有身体健康课程,还出版发行各种读物,而且鼓励艺术家进行相关题材的创造,还就此拍摄电影等。

  2.2.4 体育赞助的推动

  20世纪80年代,随着美国青少年体育影响力的逐渐增强,针对青少年的体育赞助也相应发展起来。虽然主观上这些企业是为了获取知名度、战胜竞争对手、增加市场份额,以致获得最终的经济收益,但客观上确实推动了美国青少年体育的发展,不仅赞助支持了大量赛事,而且资助选拔了一些贫困地区的青少年体育苗子。

  1980年,美国首次举办了青少年篮球夏令营。1984年,耐克公司开始为该篮球夏令营提供资金,还免费给参赛的青少年运动员提供自家产的运动服。此举不仅开创了美国青少年体育赞助的先河,而且在美国青少年体育发展过程中建立了“学校—企业”良性互动的开端。随后,多家公司纷纷效仿,竞相为青少年体育提供各种形式的支持与赞助。在企业的雄厚财力支持下,青少年体育自身的活动被大大激发出来,当初散兵游勇式的比赛被集中组织规划为正规军,比赛项目也日趋丰富化多样化,青少年比赛的模式也发展为美国业余体联负责组织、企业出资出钱、青少年广泛参与。

  与此同时,这些企业还将触角伸向了贫困地区,通过关注贫困地区青少年运动员成长的方式来开拓其体育市场,也正是由于这些企业的参与,这些地区的体育活动得以开展起来。企业赞助为贫困中的青少年运动员提供了物质帮助,更重要的是在此过程中贯穿着渴望成功的个人英雄主义的美国式价值理念,这对青少年的成长有着极大的影响。

  2.3 家庭树立体质健康教育理念

  2.3.1 视体育为生活方式的基本理念

  近年来,美国等欧美国家流行一种称之为“FUN”的家庭生活方式:F-Fitness健身,每个家庭成员每天进行30分钟的体育锻炼,运动形式不限,可以经常变换以提高兴趣;U-Unity统一和谐,即心理放松,通过家庭成员之间的亲密交流,可解除工作学习的疲劳和烦恼,达到心理健康;N-Nutrition营养,改变传统的“三高一低”的膳食结构,日常膳食既讲究口味,又讲究营养的丰富、均衡和合理[12]。这首先是源于世界卫生组织对现代健康制定的包括“头发有光泽无头屑”等十条健康标准的变化。其次是因为人们要追求更高层次的生活。随着科技水平的提高,人类对自身的认识和研究日益深入,对生活质量及身体健康的状况更加关心。

  在经济比较发达的国家比如美国,人们对健康投资的增加是物质生活水平提高后的一种观念更新,花钱买健康是世界上最不值的投资。刚开始人们使用各种保健品以及大量据说能增强体质的补药,不仅收效甚微,甚至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副作用。逐渐地,人们意识到这些消极的被动的等待健康到来的方式是徒劳的。于是改用积极的、创造性的方式,即运动健身来寻求健康的身体。同时,配合合理的膳食营养,以及人们在健身娱乐活动中获得的愉快心情,健康的身体和生活随之而来。而且,美国政府非常重视全民健身活动,为健身活动投入了大笔资金,建造了大量的体育场馆。

  欧美国家的人们较看重家庭的情感交流功能,而家庭成员共同参与的健身休闲活动能够促进家庭的和谐、孩子的成长以及家庭成员之间的感情交流[13]。因此,以家庭为单位的健身活动在美国一直很盛行。此外,随着西方经济的发展和女权运动的影响,妇女的就业比例大大提高。女性与家庭的联系比男性更紧密一些,当妇女有了经济能力和家庭地位后,女性广泛参与健身活动带动了家庭成员的共同参与。

  自己动手解决问题,是所有人在休闲健身活动中首先必须要做的。尤其是青少年的一些野营活动以及随父母的郊游等,活动的组织者和家长从不大包大揽地替孩子做事。在美国,青少年比较独立,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父母和老师最多是给一点建议,不会因为他们还是孩子就认为他们做不了。这种教育方式培养了孩子性格上的独立,以及各种应付麻烦、解决问题的能力。

  2.3.2 家庭体育锻炼活动的多元化

  家庭健身经过近几十年的快速发展,已经远远超越了“家庭健身”这四个字所包含的内容,变得更加丰富了。首先健身活动休闲化,或说休闲活动健身化,将健身与休闲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其次,休闲健身活动已不仅限于在家庭中或仅是个人行为,而日益变得更加社会化,更加有组织;第三,休闲健身活动内容、方式等更趋多样化,室内、室外,海、陆、空随处可见各种的健身休闲活动;第四,健身休闲活动更趋生活化、日常化,已成为人们生活的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第五,女性的广泛参与丰富了健身的内容和形式,也促进了家庭健身的发展。

  早期家庭健身常见的形式是在公园或街道旁跑步,在房前屋后做体操或玩游戏,主要是在户外进行的。随着健身器材的不断开发,大量适合家庭使用的健身器材逐渐走入家庭。此外,居住环境的改善使得大部分家庭有空间可以配备一间健身房或活动空间。而当家庭成员的兴趣爱好不同时,人们就纷纷走出家庭,去寻找和自己有相同爱好的群体。因此涌现出大量的帮助人们解决特殊健康问题的松散性群众组织,如“滑翔俱乐部”“野营协会”等[14]。在这种组织中,人们可以得到专业的指导,使技术水平能够不断提高,同时,也使人有一种归属感。

  2.4 学校积极推行体质健康教育

  2.4.1 科研的引领与跟进

  美国青少年体质研究紧密结合学校体育课程,在各州、各学校都实施具有地方特色的健身计划,从而推进国民健康。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15]。1958年以前是引起重视的第一阶段。早在19世纪80年代后期,美国就有许多学校进行了体质测试,1954年的“克诺斯-韦伯”(Kraus-Weber)测试震惊了艾森豪威尔总统。1958年由各组织联盟共同设计了50码跑等七项指标对全国青少年体质进行普查。同时,还启动了全国范围内相应的锻炼标准和测试指标的研究。1959-1985年是争鸣的第二阶段。在此期间,相应机构对体质研究的定义、内容、指标设置等都进行了争论,对前期偏重于运动能力的测试提出了种种疑问。通过争论,又对体质作了重新解释,并对测试指标进行了修订。1985年,体质与运动委员会在联邦健康部门的资助下,又进行了全国学校人口体质普查。还决定以后每十年对青少年进行一次体质普查[16]。1985年以后是规划发展目标的第三阶段。1985年以后,美国开始制定发展目标,1988年推行了新的《最佳健康计划》,调整了测试项目[17]。1990年又提出一项“健康公民2000”的十年规划,以此倡导国民锻炼,以期提高国民体质水平。

  美国的体质研究工作与社会建立了广泛的联系,其开展往往并不是自行其是,而是与个体的健康、学校的体育课程、社区的体育环境等融为一体,同步协调进行。在这种广泛的社会基础之上,其资料收集的目的性和计划性都很强,研究结果也往往能收到实效。我国的体质研究在研究范围上有局限性,研究机构和研究人员的构成也很单薄,没有发挥体育、医学、生物、遗传等学科的交叉研究优势。

  2.4.2 学校体育课程与教学的适用性

  20世纪初,美国学校体育做了一项成功的改革,其特色就是将sports和games导入学校体育,并且使体育与当时自然主义教育理念和实用主义教育哲学相结合,这奠定了以后美国学校体育课程的基调[18]。现在的学校体育在美国是一个复杂的综合概念。就有组织的教育体系来说,美国的学校体育主要指中学体育,小学虽有,主要在课外;而大学就几乎是零了,因为他们没有像中国大学那样的体育课,大学体育在美国的概念主要是竞技体育。

  中学与小学体育课的重大区别还在于,中学主要以学生自己活动为主,老师基本不再专门教技巧,因为基本技巧在小学都已“扫盲”。美国中学几乎校校都有自己的运动队,尤其是高中的运动队,要经常参加一些地区比赛,当地媒体对他们的竞赛也十分关注。而美国大学的体育设施虽然都很出色,但体育不是学生的必修课。学校要求学生必须交纳体育设施费,只要在规定开放的时间,学生可以任意使用场馆、设施。所有这些,都是体育为其生活方式的一种体现。

  随着社会对公共健康问题认识的深入,美国政府提高了对青少年体质健康教育的重视。美国1995年颁布《走向未来——国家体育标准》由美国国家运动与体育协会历时3年编写完成。颁布这个文件的目的是:为学校体育教育计划建立一个内容标准,同时建立了教师对内容标准进行评价的指导方针。经过十年实践,于2005年又进行了二次修订。《国家体育标准》的颁布对美国的学校体育课程改革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为课程改革指明了方向。在该标准的基础上,美国大多数州逐步形成了较为完善的体育课程体系。

  2.4.3 课外体育活动的丰富多样

  在美国社会中青少年参与体育活动的场地和机会非常多,而且由于其终身体育理念的影响,这些活动都得到了家长和社会的支持。公园、社区或学校等场所都是非正式体育活动开展的首选场地,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其中。游戏或比赛的规则是对正式规则的简化,只要参与者认为公平不影响游戏或比赛的顺利进行即可。美国也有大量由成年人控制的正规的体育俱乐部,接连开展各种层次的青少年体育比赛,通过层层选拔进入全国性俱乐部。在这种体育活动中,青少年必须严肃认真对待参与过程,因为参与结果直接影响到其体育职业生涯,铺垫着通往专业运动员的道路。

  3 美国青少年体质健康促进方略对我国青少年体质健康服务体系构建的启示

  思想决定行动,所以关键的问题是观念的问题。美国的体育教育追求的是健康教育,美国政府很早就意识到预防疾病和治疗疾病同样重要,而体育锻炼和健康知识是预防和治疗疾病的最重要手段[19]。相比较而言,我国的体育教育更着重是身体教育为主(运动技术教学),没有健康教育这个意识,而中国人口众多,教育资源相对缺乏,高考竞争相对“惨烈”,在“高考指挥棒”下最先牺牲的就是体育课程。我国许多人对“体育”的理解还停留在“以锻炼身体增强体质为目的”的理解层面上,最典型的口号是“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其实,参加体育运动,不仅有益于身体健康,还会在精神上、心理上产生积极的影响。“体”仅仅是手段,是过程;“育”才是目的。“体育”不仅仅是强健身体,还包括精神状态、心理状态的培养。美国青少年体质健康服务体系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其理念在整个体系中所起的统领和润滑作用,这是最值得我们注意,也最值得我们长期学习与体会的。

  3.1 切实贯彻实施国家关于青少年体育发展的方针策略

  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和希望,梁启超早就在《少年中国说》中论述了少年强则国强的道理。为了增强青少年的体质健康,我国应该建立专门协调和领导学生体质健康问题的相应机构,以期能够进行有效的指导和管理,将青少年体质健康促进作为一项基本国策长期坚持不动摇。

  3.2 以“组织、活动、场地”为抓手,有计划、有步骤地推进青少年体育的开展

  针对目前的实际情况,应该通过增加管理机构中的专业科研人员来提高科研机构的研究实力,同时还要注重体育、教育、卫生等学科之间的交叉和合作,通过召集学术研讨会等方法来群策群力地研究制定促进青少年体育的长效机制。以“组织、活动、场地”为抓手,有计划、有步骤地推进青少年体育的开展,实现青少年体质健康服务体系的完整构建。

  3.3 加强舆论宣传和社会引导

  重视体质健康的宣传和普及工作,到全国各地去宣传健康的重要性,在大众媒体上撰写关于体质健康方面的文章,宣传国家的健康公共政策,建立各省市的健康示范中心等,还可以开展一些群众性的趣味活动或者举办研讨会等增进群众的体质健康意识。

  3.4 积极争取社会力量支持,构建“家庭-社区-学校”一体化发展战略

  学生的体质问题不仅涉及学生的主观动机和兴趣爱好,还涉及场地、营养、卫生等客观条件。单纯有社区提供的场地设施是不够的,同时还要有家庭的引导和学校的教育,三者缺一不可,而且其结合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为了提升青少年的体质水平,在积极争取社会力量支持的同时,尤其要注重构建“家庭-社区-学校”一体化的发展战略。

  3.5 大力构建青少年体质健康教育体系

  青少年是否愿意参与体育活动进行体育锻炼,不仅与同伴群体、专业指导、场地设施和时间保障等客观因素密切相关,还与个体的意识、兴趣、习惯与能力等主观因素密切相关。而学校教育在这些方面具有相当的优势,尤其对其主观因素的形成具有重要意义。是故,应大力构建青少年体质健康教育体系,以期使青少年在长达十几年的学校教育环境中形成终身体育的意识,养成良好的体育习惯并获得相应的体育健康知识。

  参考文献

  [1]杨则宜.我国青少年学生体质的现状、问题与对策[J].中国运动医学杂志,2008, 27(3): 397-400.

  [2]肖林鹏,孙荣会,唐立成,等.我国青少年体质健康服务体系构建的理论分析[J].天津体育学院学报,2009, 24(4): 281-284.

  [3]Brzycki, Matt; Fornicola, Fred. Youth Fitness: An Action Plan forShapingAmerica'sKids[M]. Blue River Press,2008: 15-17.

  [4]Who We Are[EB/OL].

  [5][美]D. B. 范达冷,B. L. 本奈特.美国的体育[M].张永,译.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1991: 189.

  [6]张宝强.20世纪50年代以来美国促进学生体质健康的举措及其启示[J].体育学刊,2010, 17, (3): 52-56.

  [7]张笋,于楼成.国外社区体育经验对构建我国终身体育体系的启示[J].南京体育学院学报,2007, 21(5): 54.

  [8]Healthy People 2000 Fact Sheet[EB/OL]. 2010-07-30.

  [9]黄全愈.高高兴兴地玩——参与的满足[J].希望月报,2002, (67): 22.

  [10]李加奎.美国的社区体育[J].体育文化导刊,2003, (3).

  [11]李加奎.美国青少年社区体育探析[J].中国体育科技,2004, 40(1): 59-61.

  [12]陈锦春.新兴的FUN生活方式[J].健康博览,2002, (5).

  [13]Peter D. Hart Research Associates. American Attitudes Toward Physical Activity & Fitness: A National Survey[R]. 2011-05-07.

  [14]Stern, Marc. The Fitness Movement and the Fitness Center Industry: 1960-2000[J].Business and Economic History, 2008, (6).

  [15]林静,王建雄.美国体质研究发展的若干问题讨论[J].天津体育学院学报,1997, 12(3): 21-24.

  [16]杨少锋,尤桂杰.中美体质研究之比较[J].体育学刊,2002, 9(4): 136-138.

  [17]于可红,母顺碧.中国、美国、日本体质研究比较[J].体育科学,2004, (7).

  [18]苏彦仁.二十世纪初美国新体育理论的形成与初期发展之研究——以学校体育为中心[D]台北:国立台湾师范大学体育学系,1989.

  [19]S. J. Marshall, et al. Relationships between Media Use, Body Fitness and Physical Activity in Children and Youth: A Meta-analysi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besity, 2004, (28).

  责任编辑:王萍

分享到: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2020年06月24日 08:01:34  河北网龙
2020年06月26日 18:21:28  河北网龙
2019年11月25日 10:45:17  河北网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