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_河北省新型媒体生活门户!_河北网龙

河北新闻_河北省新型媒体生活门户!_河北网龙

河北网龙是河北省新型门户网站,我们以最饱满的热情和丰富的媒体运营经验,致力于打造最受河北省人民欢迎的网络生活平台。

菜单导航
河北网龙 > 健康 > 正文

“夫妻哨”以塔为家守护山林12年 做“森林的眼睛”

作者: 河北网龙 更新时间: 2021年11月30日 20:22:01 游览量: 123

简述:

西峰山上的“夫妻哨” 以塔为家守护山林 瞭望员李德良刘秋荣夫妇守林12年,累计行走4000公里,做“森林的眼睛” 刘秋荣在瞭望塔前观察山区情况。新京报记者 吴采倩 摄 李德良的

  西峰山上的“夫妻哨” 以塔为家守护山林

  瞭望员李德良刘秋荣夫妇守林12年,累计行走4000公里,做“森林的眼睛”

“夫妻哨”以塔为家守护山林12年 做“森林的眼睛”

刘秋荣在瞭望塔前观察山区情况。新京报记者 吴采倩 摄

  李德良的大半辈子都与山相连。他出生在北京市昌平区流村镇的山脚下,52岁那年,又从驾校教练变成了西峰山瞭望员。瞭望,防火,守林,12年一晃而过。

  5年前,妻子刘秋荣也从山脚搬到山顶,与李德良一起守护这片山林。那座六边形的二层简易瞭望塔,便是他们另一个家。一层放着杂物,猫着身子,爬上十阶楼梯就到了二层,六面都有窗,可以360度瞭望山林。

  这对夫妻穿着迷彩服,轮流出现在瞭望塔上。窗边的望远镜是他们常用的工具,桌上的传呼机会突然响起,那是寂静山林发出的提醒。如果确认有火情,他们会拨打墙上贴着的防火员联系电话。

  以塔为家,并不容易。上下山需要一个多小时,食物和水都得从山下背上去,节假日也难与家人团聚。这对夫妻在山上看了12次春节的烟花,走过山路累计超4000公里,数次发现并遏制火情,守住了这片绿色。

  森林的眼睛

  花白的眉毛下,一双有神的大眼,看路看车看山,都很准。

  2009年之前,李德良常常坐在车里。他是北京市昌平区流村镇一所驾校的教练,早出晚归,有着不错的收入和口碑。

  那年4月10日,他正坐着早班车去驾校,接到流村镇林业工作站站长的电话。对方称,西峰山原来的瞭望员走了,问李德良能不能顶上。“我当时赶着去上班,就顺口应了下来。”没想到,站长当真了,晚上就到家中找他。

  当时瞭望员的月薪是600元,而李德良当教练的底薪就有800元,还有时薪和奖金。他犹豫了,妻子也是驾校教练,便开解他:“老在车上坐着容易腰肌劳损,你去爬爬山,锻炼锻炼身体多好,换个心情。”

  瞭望员的工作就是一直看着山林,不放过任何一个着火点。

  山林刚冒出新绿,李德良与另一位搭档正式上岗了。24小时一个班,大部分时间里,他都站在二层的瞭望台,透过环墙的窗户往外看。若发现危险,他会用望远镜观察,或者跑到塔外确认,随后拨打护林员电话。

  夜很难熬,静得可怕。李德良请教了之前的瞭望员,什么时候可以歇会儿,什么时候必须警惕,他都摸出了规律。“等到晚上11点多,没有狗叫声了,可以眯会儿,天亮前就要醒来。”

  孤独更难熬,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每年11月1日至次年6月1日,是防火期,瞭望塔需要24小时都有人值守。“这工作得耐得住寂寞,有时候人都见不着一两个。”

  这山,李德良越看越喜欢。守了西峰山12年,他能细数出它不一样的美:春天,漫山杏花开,空气中有股淡淡的香味;夏天,山上满眼翠绿,长青的松柏更有活力;秋天,枯叶落下,山路变得蓬松;冬天,大雪会覆盖一切,包括火情,这也是他最喜欢的季节。

  时间长了,李德良对这片森林了如指掌。他能分辨出哪些是村民做饭的炊烟,哪些是农民在焚烧秸秆,哪些是可能引发火情的烟点,他还能精准地说出冒烟点属于哪个村子、哪户人家、哪个方向。

  2015年,山里突然出现一处亮点,若隐若现。李德良拿望远镜一看,确定是火情,立即上报镇森林防火指挥部和扑火队。报告完后,他让妻子继续瞭望,自己则匆匆赶往现场。看到火被扑灭,他心里的石头才放了下来。往回走的时候,手电筒和对讲机却没电了,他只能摸黑,跌跌撞撞才回到瞭望塔。

  正是因为有了这双“森林的眼睛”,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李德良负责的150平方公里林场,从未发生过大的火情。

  以塔为家

  在山上待得越久,暸望塔越像另一个“家”。

  这栋简易的“小白楼”有6扇窗户,夏日透阳光,冬日吹冷风。十几平方米的房间摆着床和桌子,没有暖气,没有水。门前立着避雷针和信号塔,为了不让游客接近,李德良用铁丝围起了一道围墙,只留一扇小门。

  山中生活,衣食住行都不易。

  李德良测过,从山顶到山脚的小道长约1000米,往返需要1个小时左右。为了解决用水问题,他们每天要从山下的家里背来一桶10斤的水,只能用来做饭和饮用,洗碗洗手都得省着用。

  山上冷,气温最低能达到-18℃,风力也比平原大两三级。瞭望塔的砖墙不厚,六面窗户都结了一层冰,放在屋里的水也被冻得硬梆梆的。李德良添置了电暖器,但还是扛不住最冷时的寒风。刘秋荣还能听出山上山下风声的不一样,她学了起来,“山上是‘呜呜呜’,山下是‘呼呼呼’。”

2020年07月16日 18:19:12  河北网龙
2020年09月22日 08:33:20  河北网龙
2020年01月16日 10:38:15  河北网龙